子夜折花

cn沈筵,随便怎么称呼都可以。没什么雷点,随缘更新,欢迎私信欢迎扩列!


[一]
.雷帕向
.我流西幻,私设如山
.段子写太多我都忘了我是个正经写文的了
.掉粉现场
——————————
“这就是命,”帕洛斯用手背抹去唇角血痕:“雷狮老大。”他说着,蛇尾微微盘卷,墨绿尾尖轻挑一下,探入雷狮指缝,缠着一根指头轻轻晃了两下。

还是要死,就算曾经他是被雷狮从神的手下救出来,可神奴这一族的宿命便注定他活不长。

雷狮垂眸,抬起指腹在那覆着细鳞的尾尖上顺着纹路碾着蹭了过去,尾鳞细腻的纹路挠得他有种狠狠掐下去的冲动。

背着他联络银爵,雷狮觉得他没有直接杀死帕洛斯就已经算是非常仁慈了。

同样都是鳞片——帕洛斯的视线凝在雷狮耳后三四片隐鳞上,透明的鳞片正中晕染着墨色。雷狮的鱼尾也一样,鳞色纯正而澄澈,而他则不一样。牙白蛇尾乍看倒是有几分圣洁,尖端却是绿色,深浅交叠仿佛附生着污水中的绿藻。

“为什么不说。”雷狮把玩着帕洛斯的尾尖,指甲略撬起一块浅绿鳞片。

“我说了,你会救我吗……”尾尖的刺痛不由让他头皮发麻。“况且,你也不一定能救的了我”。他在心里默道。
“我救了你,你会尽忠吗?”雷狮反问。

帕洛斯笑笑,不置可否,直起身子从地上爬起来,收了尾尖略偏了头看向雷狮解释道:“老大,就算是末代神实力再怎么菜,他们也毕竟是神,只要他们还活着,我身上的诅咒就只有神才能能解开,银爵他是被放逐的神,所以我……”

话未说完他白皙的脖颈便被雷狮扼住,雷狮略眯着双眼撇了撇嘴,还是没下死手,对着帕洛斯唇角咬过去。

他的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除了他自己没人能判断出来。帕洛斯脑后天生一根反骨,掰不断磨不平的那种,脸上那层脸皮估计也是假的,无时无刻不带着笑影,看着尤为真诚,却的的确确从来没真过。

雷狮相信自己的野心和实力足以掌握一切,但那一切不包括帕洛斯。

没人能掌握帕洛斯,包括帕洛斯自己。毕竟他的蛇尾所脱胎的是中庭巨蟒耶梦加得的后裔,那是连战神都无可奈何的存在。

————————
本章未完,没时间了……
试图提升文笔。叙述一团混乱我好绝望啊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感谢你看到这里,比心√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