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折花

cn沈筵,随便怎么称呼都可以。没什么雷点,随缘更新,欢迎私信欢迎扩列!

【佩帕】逃兵


.ooc
.二战时期德苏战线设定
.逃兵梗
.小可爱的点文 @瑾☆☆
.题目文笔各种废
————————
二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密林中穿行,帕洛斯拽着佩利皱皱巴巴的衣领,他的食指恰好压在佩利那看不清颜色的咔叽布上,那里有个用黑线缝拼成的,勉强能看得出是一只狗的图案上。

苏联的冬天冷得该死——鬼知道德军的棉衣什么时候能送到前线。帕洛斯穿着胶皮军靴的脚已经僵得仿佛是一块石头,雪水侵进去的湿气所带来的感觉却依旧是如此的分明。

如果不是佩利,他早就去向苏/联那个叫什么银爵的人投诚了,毕竟这天寒地冻的,谁不想捂着苏军那有些硬梆梆的军大衣,坐在火堆旁美美的干一杯伏特加——火堆里的木炭最好有那么一两块是受了潮的,随着火焰噼噼啪啪跳出些火星子来。最好被那些火星子狠狠的在手背上灼那么一下——这样帕洛斯才会觉得他总算从战场上脱离,又一次活下来。

说起来,他为什么要被佩利拽去参军?真是疯了。

大概是因为那些棉衣火堆以及安逸的日子,都不如佩利带着刚吃完的肉的一个油乎乎有些咸腻的吻。

这么想着帕洛斯忽然停了下来,于是不出所料的被佩利撞了个趔趄,摔倒前又被他一把捞回怀里抱着。

“蠢狗。”帕洛斯轻嗤一声。

“什么啊……”佩利不满,撇撇嘴不轻不重在帕洛斯侧颈来了一口,略长的金发恰好扫在帕洛斯肩上的擦伤处,惹得怀里那人倒吸一口凉气。

佩利甩开那些头发,换了一边继续啃着帕洛斯的侧颈。为了躲避军犬,两人是跳进过冰水里去的,虽然身上还算干净,但佩利还是能闻到那一股淡薄却又有些刺鼻的硝烟味。

“为什么要给我挡子弹,老子挨一枪死不了。”他含含糊糊的抱怨。帕洛斯抬手弹了一下佩利的脑壳,“挡个屁。”他骂:“谁他妈知道那一枪能擦伤我肩膀,早知道这样,我怎么可能会把你推到一边去,早让你自生自灭去了。”他勾着尾音以一种开玩笑似的口吻说完这话,却便感到佩利似乎又收了收胳膊,仿佛要把他整个儿包起来一般。于是他便猜出了佩利此时的表情,看着肯定是有些可怜巴巴的。

嗤,蠢狗。

这么想着帕洛斯心情便又轻快了些。反正都逃出那该死的地方了——让雷狮见鬼去吧!“黑暗使者敢死队”?既然其他人愿意那就随他们去炸吧,他帕洛斯才不可能傻到绑着炸药冲到敌军里去炸他们。就算是逃跑途中被打死也好歹能留全尸,至于炸药?去他妈的炸药。

“喂,佩利,坐下。”他道。

佩利真就原地一屁股坐下,随即被那层积雪凉得打了个哆嗦,才慢吞吞的撑着地往树旁干净的地面上挪了挪窝。

帕洛斯看着好笑,接着毫不客气的坐在了自家狗的腿上,往他怀里缩了缩,靠着佩利舒舒服服地窝着。

“前面应该是有个村子的……”帕洛斯说着下意识伸开一根手指,佩利条件反射的低头舔上那根骨节分明的指上,但却吃了一嘴土灰,立马把头扭到一边呸呸的吐口水。

“你不会说那些红毛子的语言,所以装成哑巴。我们先去村子里呆两天,好歹骗身厚实点的衣服……”他顿了顿,向手心哈了口气“虽然社/会/主/义/穷鬼不一定有多余的棉衣。”

“又不能打架啊!”佩利的嘴角一下子便耷拉下来:“那这军服呢?”

“扔了。万一被发现死得更惨。”帕洛斯无奈的拍了拍佩利的侧脸,“蠢狗。”佩利弓了弓身子好似准备像茧一样把帕洛斯包在里面,“不想扔,有你缝的狗。”

“再给你缝一个呗。”帕洛斯耸肩:“你是小孩子吗?好了,把军服脱掉,走吧。”

说着他有些费力的扒开佩利的胳膊,刚起身却又被佩利捉回怀里揉揉捏捏,随即两张冻得发紫的薄唇便凑到一起扯咬纠缠。

好一会帕洛斯总算是制止了佩利的行为,以……训斥军犬的口令。

佩利扯下那件即使被缝缝补补却还是有些烂的咔叽布军装,顺手团起来,彻底把那身军装脱完后却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将那件上衣展开放在眼前看了好半天。等帕洛斯催他,才肯放下,却又再把那件破破烂烂的衣服捡起,将那块皱皱巴巴的衣领拽下来叠了叠塞进口袋里,才肯扔开那件军服,赶了两步勾上帕洛斯的肩。

四周都是密林,风雪又起,两人留下的脚印模糊不清。

非常合格的逃兵。
——————————
树:有基佬开他裤链【并没有】
感谢你看到这里www比心
小可爱的点文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