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折花

cn沈筵,随便怎么称呼都可以。没什么雷点,随缘更新,欢迎私信欢迎扩列!

【雷帕】无可救药


花吐paro
小可爱的点文
ooc
@绝望
————————
帕洛斯深吸一口气,又是不由自主的喘咳两声。
掌心中的鹅黄色花瓣缠生着弯弯绕绕勾连不断的深绿色纹路,花瓣儿确实有种莫名其妙的好看,而这也是他难得认识的一种花。


好像叫什么……天仙子?


他是个俗人,赏花这事他干不来,认识这花倒也是个巧合,某次行骗的时候恰好用到这种有至幻效果的毒花而已。记忆里有个人形容这种花似是从剧毒蛇附满鳞片的皮上裁剪下来,那人说这花儿美极了。


不过帕洛斯却是完全无法理解这花有什么美的,虽然也可能是他太过低俗的原因,但反正他只一心觉得这花瓣若不是太薄,扔在地上怕是要被人当成一口浑着血丝的浓痰。



花的名字倒是好听,天仙子。这名字真是嘲讽极了,命名人的恶趣味不是一般人能欣赏的,明明是有至幻作用的毒花,纹路勾连缠结如同发廊角落里女人脱落下来缠结成团的脏乱发丝,偏偏有个如此美好的名字。天仙子。


只是自己为什么会吐出这种东西?帕洛斯微微眯了眯眼,舌尖不经意的舔舔唇角。“难不成……”他想。

痒意再起,他又是喘咳两声,两三片花瓣被气流冲出喉口,悠悠的在他面前飘落,帕洛斯这才确信他确实是染上那种病了,那病叫什么来着?哦,花吐症,据说是暗恋的心情得不到满足导致郁结成疾。他没见过得这种病的病人,不过却一直没有怀疑它的存在。帕洛斯并不是什么有考究癖的人,听说了也就听说了,反正和自己无关不是?现在这境况,帕洛斯不由又在心底略微庆幸了一下。


还好他喜欢听这些庸俗的故事,否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也太亏了。


掌心静静躺着的花瓣昭然若揭着什么,帕洛斯不想死,而且也从来不会自暴自弃的丧失希望,毕竟他从来就没有过希望,构建他的就是那些恶心人的贪欲而已,而因为这些贪欲他怎么可能白白去死。


他知道他暗恋谁。


还能有谁,肯定是那个明明脑子十分灵光却偏偏放弃自己皇子的身份跑去当海盗,放肆张狂并且有那个资本的,他明面上的老大,雷狮。


毫无疑问的,帕洛斯这种感情确实被花瓣描绘了个透彻,恶劣,令人作呕,还有……盘缠纠结。


本来这种感情独放在那也没什么,帕洛斯这个人一向趋近于冷血,抱着自己那点贪欲守死了不肯放手,除了命之外没什么能影响到他的,不过现在得了这种有可能会弄死他的病,那么他只能也肯定要去解决这种感情。


也亏得那个人是雷狮。治疗方法既然是两情相悦的吻,那也没要求到底相悦到什么程度。雷狮随性的很,他的喜欢帕洛斯倒是有信心能折腾来那么一点的,他确信就算是现在雷狮也是喜欢他的,虽然那点喜欢就如同冬日里下水道蒸腾的那点热气一般淡的可以,但那毕竟也是喜欢


天仙子……帕洛斯毫不怜惜的把手中的花瓣揉成团扔进垃圾桶,头也不回任由那些花瓣在垃圾里舒展或者纠缠。


收了脸上那抹带着丝嘲讽的笑容,推门出去,果不其然雷狮有些戒备的抬头——当然这戒备有可能只是帕洛斯一厢情愿的幻觉。满含笑意的花瞳迎上带着些鄙夷之色的紫眸,雷狮抬了抬眼皮,瞥了帕洛斯一眼视线又重新落到手中的啤酒上。

“雷狮老大,”帕洛斯凑过去,有些苍白的指尖落在雷狮手中的啤酒罐子上,微微弯着的眸子中满是笑意,“赏个脸上床玩玩吗?”他勾着尾音,话语中浸着些难以捕捉到的期待。

雷狮这才懒懒的看过去,唇角勾着的弧度是与他捕猎时的神态有些相似的。帕洛斯探了探手指,把他的指节伸到雷狮抓着啤酒罐子而自然分开的的指缝中去,动了动中指微微摩挲着雷狮的指节。

帕洛斯看雷狮的表情由探寻转到玩味,顺理成章便将自己的唇凑近。

“你这假笑真让人倒胃口啊,帕洛斯。”雷狮抬手扣上帕洛斯的后脑,毫不客气的咬上他的唇。

撕磨间帕洛斯略扬了扬唇角。

问题解决。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帕洛斯满心里以为那什么劳什子的花吐症被治好,却也一不做二不休和雷狮滚到了床上去。

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理智浮浮沉沉间却什么都没有发觉。

【此处微车走评论区x评论区如果还能被查我大概发链接……】
腰疼。
于是帕洛斯便躺着不打算动了,盯着天花板发呆。想到昨夜雷狮看着他,说那句“有点”的时候不由勾起唇角笑了一声,接着继续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弄死雷狮。

他死都没想到自己居然还能再咳出花瓣来。

趴在床沿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沾血的花瓣儿落雨似的飘了满地,然后他似乎透过视网膜上那一层泪水看到了一双脚。

雷狮从地上捻起一片花瓣饶有趣味的看着帕洛斯。

“果然你还是别有用心啊,帕洛斯。”雷狮这么说。

帕洛斯已经没心思去听他的话了。

到底是哪里不对,治愈的方法不就是两情相悦的吻吗。

……由于暗恋的心情得不到满足。

帕洛斯抓着喘咳的间隙吞入一大口空气。

得不到满足。他知道了。

他突然有些颓然。确实是两情相悦的吻没错,但这“满足”二字对他而言就是必死之局。治愈了又如何,还是会再次患上。

雷狮拽着帕洛斯的领子把他从床上拎起来,俯首吻上。

“雷狮老大,我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尤其是上床那一方面。”帕洛斯又笑,面容却有些惨然。

无可救药。
——————tbc——————
感谢你看到这里,笔芯
拖了特别久非常抱歉w顺带改了改题目,这也许是刀也许是糖我也不知道
反正帕洛斯是没法叛逃了,只能老老实实守着雷狮【突然感觉帕总一脸小媳妇样】

评论(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