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炽灯。

写文嘛最重要的是开心。

【雷帕】冷

.新年贺文】
.可以说是很水了orz
.ooc
.现代已交往设定

“跟我等车。”雷狮斜睨一眼缩着脖子正欲转身的帕洛斯。

“很冷啊,老大。”他瘦削的身躯外不知裹了多少层衣物,看着臃肿得如同一只企鹅,就差趴在街边伸开胳膊,肚皮着地划拉两下,蹿一截出去。

雷狮不容置喙的把自己冷得有些僵硬的手塞进帕洛斯衣服口袋中,冰凉的手指一把抓住那人暖乎乎的手,帕洛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自出门开始他的手一直在口袋里暖着,雷狮这只手一伸进来仿佛如同塞了块冰似的,全身的热量都往那只手聚集。

要是真说冷,其实也并没有冷到哪去,以帕洛斯的体质,穿这么多都热得冒出一丝丝的细汗,不过每个跨年夜,他都冷得可以——不是身上。

他几乎没怎么生过病,每次病都基本上是卡在年夜上,热出来的。他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想多穿点,然后窝在沙发上,把电视声音开到最大。这样造成的后果就是他第二天起来往往躺在沙发前被地暖烤得暖融融的羊毛毯上,一条腿还在沙发上搭着,电视放着什么团团圆圆的广告闹哄哄响得人心烦,眼前要么是沙发腿要么就是白得空无一物的天花板,腰酸背痛好似刚从雷狮床上下来。

多少年都是这样了。

帕洛斯抬头看过去,正好和一辆开着远光灯的车对上视线,视网膜微微抽痛渗出些泪水氤氲在眸子里,仿佛是一层浓雾一般。雷狮的视线正撞进这一团雾里去,心底升起一丝丝的柔软,却又在看到帕洛斯嘴角噙着的那抹弧度时消失殆尽。“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在床上的样子。”雷狮轻描淡写的来了一句。

“多谢夸奖。”帕洛斯总算是舍得把手从口袋里抽出来擦擦眼睛,纤长细腻的手指抚上眼尾慢慢推到眼角,沾湿泪水的指尖反射着那么一点街灯的光。

然后那手就在雷狮的视线里伸出去,雷狮没反应过来他要干嘛,伸手握住那只还没来得及被气温染了凉的手。“雷狮老大,你这样我真的很冷”帕洛斯回头“那个,车来了,我先”走了

没来得及说出最后两个字便被拦腰抱起,雷狮直接把他扔上车去。

“跟我回家。”雷狮坐进去关了车门,自顾自报出一个地名,完全不打算理会一边骗徒的抗议。那边帕洛斯还在说着什么,雷狮偏头看到帕洛斯的薄唇依旧翕动着,便直接咬了上去,再待分开时骗徒眼中又泛出一层水光,微红的眼尾甚是好看。
“以后就在我家过年吧,别摆出那副表情,反正你家没人。”
雷狮恶意的把手塞到帕洛斯的脖颈里去。

“冷吗?”

“……还行吧。”
————————————
.出租车司机:妈的死gay
感谢你看到这里,比心——

评论(4)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