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折花

cn沈筵,随便怎么称呼都可以。没什么雷点,随缘更新,欢迎私信欢迎扩列!

【凹凸乙女】(本篇be)帕洛斯x你【无可救药】
.ooc注意
.大概会有其他人的后续
.有点私心xxx
.是个现代设定没错了,刀,刀,刀
合租设定

你认识帕洛斯很久了。毫无疑问的,他是个渣,这么说吧,身边的女人比内裤换的都勤快。

但你喜欢他。

你不是不知道你不应该去喜欢他,可那感情却如同刺入心脏的荆棘一般——不,那感情要比这锋利得多,它是缠生在心底的毒藤,汲取着你的血液,根根尖刺深扎在心房,毒液让你的伤口化脓泛白淌出淡黄色的脓液。你恶心这种感情,可又无可奈何,只能口是心非,每每看到他拥着身边的女人,心便如同被掏出来抓在手中狠狠的捏,鲜血顺着指缝滴落在地上嘤嘤嗡嗡的招引着垃圾堆黑绿色的苍蝇。

他当然能看出来。“你知道的,我是个同性恋,我只是在惋惜那些可爱的小姐姐被你这么一个人渣毒害了而已。”你这么搪塞。他望着你的眼睛,漂亮的花瞳微微眯起,眼尾挑着嘲讽的弧度。永远都是这样,这个骗子深谙一切,轻易便能看穿他人,他那漂亮的皮囊毫无疑问是最好的保护色,如同蛇鳞一般。他的拥抱代表着死亡,甜言蜜语如同慢性毒液,麻痹你的神经,把你吞吃入腹,把所有可以利用的东西消化,之后……
这很恶心,但这是事实。之前的那些女人就是这样被他毁掉的。

帕洛斯……这三个字始终阴魂不散,如同附骨之蛆。唯一的慰藉是什么?你相信那些女人最后都会被帕洛斯弃若敝履。
“我说,你睡这么多漂亮小姐姐,什么时候分给我一个呗。”你调侃。

“怎么,你也想睡?不过,你有那技术吗?”他轻佻的勾起尾音,

“嗤,我床技当然不错。”你故意勾着声调学着他的语气。

“我也一样,想试试吗?”

你瞳孔中印出的面孔突然放大,然后你感觉你的唇碰到了什么东西。

帕洛斯纤长的手指抚在你的唇上,而他那永远挂着虚假弧度的薄唇则吻上了那手指。

你梦到过这种场面,梦中的你毫不犹豫拨开了那手指,回吻过去。然而这是现实。你只觉得恐惧。仿佛被深海近乎凝固的冷水缠身,你毫不犹豫的退开,你知道他碰不得。

这个人,比毒品还要危险,比起和他在一起,你还不如去抽点冰毒,好歹那东西能把你麻醉到死,可帕洛斯只会残忍的把你从天堂一脚踹入十八层地狱的灼魂烈火之中,搂着新欢用嘲讽的眼神看着你痛苦看着你腐败。

“你嫌弃我。”帕洛斯坐回原位,低着头。你看不到他的面孔,但他似乎是在悲伤。

不能信。你告诉自己。

你们僵持着,然后他总算离开了。

你既没有勇气豁出去陪他玩一场风花雪月,也没有决心离开他。你根本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不过你还是高估自己了。他对你展开了近乎疯狂的追求,以至于你的同事都开始用鄙夷的眼神看你——有这么好的男人追求,还作着不答应。

人的嫉妒是很可怕的东西,它可以让一个人堕入深渊并且被别人推下的巨石砸的头破血流,伤口中还会粘着石头上寄生的青苔。

帕洛斯不仅是在追求你,也亦是在以你之后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前途威胁你。


男人玩起心机起来才可怕。

“得不到的就要毁掉。”你记得他这么说过

更何况你本来就爱他。

你无可奈何的逐渐陷入这名为爱的沼泽中,和淤泥中的尸骨并列。

“我一直不敢和你表白,因为我……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爱你。但现在我确定了,你是我唯一深爱的人。你爱上我之前,我就已经非你不可了。嗯,你说你床技很好,那试试我的怎么样?试用期限是——一辈子。”

你收到这么一封信。是帕洛斯的笔迹,尽管你知道那是他的又一个谎言,虚假得如同冬日阳光中的雨雾,但你却只能无可奈何的相信。

他是个渣男,但他对你的深情是真的,虽然那些深情就如同蜉蝣一般朝生暮死……不,或许比那还要短暂,那大概是天边的流星,绚烂美好转瞬即逝。

他愈对你好,你便愈是患得患失,仿佛坠落山崖,明明清楚会落地,却不知道是何时,你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分手吧。”总算你打算遏制那些情绪。泪水溢在你的脸上,可你的表情却如同结冰的湖水一般无法出现任何波澜。

他做什么了?他什么都没做,没有出轨,没有厌烦你,对你是如此的温柔而耐心,甚至可以用宠溺来形容。

“你……怎么了?”他愣怔着,神情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孩子,惶惶不安。

这一定也是装的。你想。

“我和你上床,一次,之后分手好吗?”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不……为什么?我是真的”

“不要再说了。”你不想听他解释,你自以为太了解他,以至于根本不相信他会说真话。你曾说过,他整个人都是假的。
没错,他整个人都是假的。

你觉得你仿佛是一条在干岸上挣扎的鱼,或者是掉入石油中的企鹅“我不想被你玩腻之后抛弃,求你,给我一个主动分手的机会好吗。”你声音颤抖,捂着脸,指甲在皮肤上嵌出痕迹。
他想抓住你的手,却被你甩开了。

“我从来没骗过你。”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磁性而又勾人,如同大提琴与长笛的和声。“你坚持的话,那就分手吧。放心,我会消失。不管你信不信,我爱你。”

他蜻蜓点水般用那好看的薄唇碰了碰你的鬓角,似乎有些颤抖。也许是错觉吧。

解脱了。你想。你听到他转身离开的脚步,一声声如同一把利斧砍断那扎根在你心中的毒藤。

你不愿看他,当然也看不到他眼里那点泪光。

第二天他果真消失了。

以……自杀的方式。

你在你的枕下发现了他家的钥匙。“送你喽。”上边那清秀却略凌乱的字迹让你想起了那封情书。你进了他的屋子,里面四处都是你的照片,散落一地,还有一把匕首丢在地上,你看到了他的遗书,还有一台电脑,电脑连着监控器,显示的画面是你的房间。

他本来想杀了你。他手中早就有你的房门钥匙,杀你轻而易举。“得不到的就要毁掉。”他之前这么说过。但他终究舍不得把匕首刺入你的心脏,所以结束了自己的命。

你想笑。你跪在地板上,看尘土在阳光下漂浮的痕迹,呆呆的坐到了太阳落山。

你了解的只是他的表面而已。他的表面全是虚假。


他唯一的真话,你不信。

他不会再回来追求你了,而你也不可能再爱上其他人。

或许他也算是毁了你吧。
——————————
感谢你看到这里嗯,
这儿其实觉得如果,现代设定里帕总应该不会扭曲的那么厉害,如果是原著背景那么就是你死了hhhh
乙女新手,求轻喷

评论(3)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