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折花

cn沈筵,随便怎么称呼都可以。没什么雷点,随缘更新,欢迎私信欢迎扩列!

【帕总生贺】耶梦加德

.意识流
.ooc
.住校狗守不到生日那天,绝望

“先生,我希望你能称呼我为……”白发少年微微欠身,“帕洛斯。”

耶梦加德死于诸神的黄昏,而那巨蛇无尽的欲望自暮色中涌出,在暗夜中永生,衍息为人。其名为,帕洛斯。

手中利刃刺穿身前人毫无防备的腹腔,帕洛斯的双眼微微眯着,眼角眉梢愉悦的上挑,唇角虚伪的假笑如同嘲讽着对方的信任。鲜血顺着刀尖淌到少年纤白的指上,甚为好看。


有时那些荒诞的预言恰恰会成为真理。耶梦加德自海中盘亘而出,围绕着中庭的身体蜿蜒至岸。它以血肉填满久陷海底的空旷寂寥,以人们腐烂发臭的尸体温暖自己。阳光照射之下,它肮脏得理直气壮。

盛夏的炎阳直直照射在少年苍白的皮肤上,却仿佛被吞噬一般。“雷狮老大,你知道吗?有的人,”他伸出手去,搭上雷狮的肩膀。指上的凉意透着雷狮那层薄薄的衣物传去“有的人不会被阳光所接纳,比如我。”

“喏,你们热的要死,我却凉快极了。”帕洛斯面上假笑依旧。“感觉不错。”


深海之中的沉眠铸成中庭巨蟒无法填满的欲望,任何人都无法救赎,向他付诸感情只能被一次次利用与玩弄。

松散的领口斜斜挂在肩上,露出他白皙的锁骨与半只圆润的肩膀。“老大,佩利终究只是一条狗而已。”他丝毫不掩饰胸前青紫的咬痕与吻痕,只用那如同吞噬了戈壁如血炎阳的轻佻瞳眸盯着那紫罗兰色的眸。“我可从来没有顾及过他,所以只要你乐意,我随时都可以,供您享用。”

“我有过不少老大,但相信我,你和他们不一样,所以……我叫您雷狮老大,而不是老大。”骗徒认真的神情中有几分真几分假,没人能知道——他自己也不知道,而且他是否能被称之为人,亦是个问题。

笃定的死亡无可避免。吞噬了一切依旧无法饕足的巨蟒盘卷身子,将尾尖送入口中。没人能杀了他,除非他自取灭亡。
遍体鳞伤的身体被狂雷贯穿,然而直至生命的最后一秒,帕洛斯应该也没有任何一丝悔意。

骗徒瞳仁的色彩,是最肮脏的洁白。


——————————
over.提前发避免挤在太太堆里碍各位的眼
感谢你看到这里,笔芯❤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