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折花

cn沈筵,随便怎么称呼都可以。没什么雷点,随缘更新,欢迎私信欢迎扩列!

暗色

渣文笔
是刀
同归于尽设定

帕洛斯总觉得佩利只知道打架。

“喂,蠢狗,快走吧。”他望着佩利的眼睛,那双眼里充满了嗜血与兴奋

双眼的疼痛早已被忽视,穿透身体的刀刃突然被人拔了出来,血液疯狂涌出,白衣几乎被染成了暗红色。耳边的声音愈来愈清晰。

“别打了,蠢狗……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他喃喃。

佩利当然是听不到的,他发疯一般拧断手下人的脖子,继续向其他人扑过去。

“嗤,傻子佩,雷狮老大和卡米尔,可都是我杀的。”他喊。看来这次是真的要死,按照这样的失血量,最多活半小时。

“喂,我说……你快走”打斗的声音依然响在耳畔。

这傻狗,因为自己变成这样所以生气了吗?

居然有人会觉得自己重要,真是难得。他想。

反正都要死了,看在之前一切的份上,意思意思劝劝那傻子吧。

“佩利,人那么多,狗都不一定能打过,走吧!”他继续喊。
没有回应,四周响起的只有肢体相撞的闷响和草叶发出的瑟瑟之声。

“喂,佩利,还不走,你这么护主?”他再次开口,喉中涌出血沫,使他发出苟延残喘的咳声。

帕洛斯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曾经那双漂亮的眼珠已经只剩两个血洞,左眼下的标志也裂开一条血口,血顺着脸庞淌下,看着如同哭过一般。

流泪的感觉,应该和这样差不多吧。

有人走来在他胸前的伤口上踩了一脚。痛觉早已麻痹神经,尽管他弓起身子,脸上的笑意却愈发张狂。

那人拎着他的领子,把他拖到什么东西身上。帕洛斯的手指触碰到几颗念珠一样的东西。

死了?哦,应该死了,没死也快了。

他懒得去管周围那些人在念叨什么——妈的,吵死了。

那些人聚过来,手里应该拿着一把匕首。帕洛斯能感觉到自己脖颈上的动脉处传来刺痛,看来这些人是打算割喉。

死在他们手上,也太窝囊了。

帕洛斯开口狂笑,此时的面容竟是和狂犬有几分相似。

一声巨响之后,树林重新归于平静。

毒蛇最后一张底牌所收割的生命,比预算要多很多。

那张牌本来是准备送给佩利的。

当然,这样也可以称得上是送给佩利。

对于一个只知道打架的疯子傻子来说,这礼物应该很好。

帕洛斯在这世上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觉得自己不亏。

至于这不亏的对象究竟是那个只知道打架的佩利还是这群人的命……
谁知道呢。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