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折花

cn沈筵,随便怎么称呼都可以。没什么雷点,随缘更新,欢迎私信欢迎扩列!

守塔者【2】

.文笔渣
.我可能脑子有坑,案件多于人设……
.ooc私设有
.骗房是真实案子,但是没有守塔者杀人
.如果以上都接受那就可以看着玩玩?
.不喜欢也求不杀留一命
.本章提前恭喜雷狮,他有船了
.顺便为安哥默哀,他不但没有马还……

昏暗的楼道被血腥味笼罩,通向楼顶的楼梯上摆着肉粉色的肠子。人体内部的零件被拆出来,那肠子的另一端却还连着尸体。

楼顶是一具男尸,脑袋被砍下搁在天台边缘摇摇欲坠,瞪大的双目却还死死盯着对面的楼房。身体四仰八叉的摆着,腹部被剖开,脏器裸露在外,引来食腐的昆虫趴在上边吸血。
他的大腿被划开,裂缝里被塞着几把钥匙与几张人民币。

这大概是死者的财产,但很明显他再也没机会用了。

生前何须攒钱,死后四大皆空

看到这场景,就连法医出身的凯莉都脸色惨白,金和紫堂更是直接吐了出来。

“嗤,碍事。”嘉德罗斯瞥了两人一眼,仔细查看尸体的情况,雷德和祖玛疏散了看热闹的人群拉起警戒线,格瑞把一瓶矿泉水扔给金,继续查看现场的情况。

线索还是很少。死者又是一个男性,但很明显也不是好人,因为有人在犯罪现场附近拉起横幅庆贺。

“格……格瑞,”金此时缓了过来,觉得自己不应该闲着,跑到尸体附近去找他的发小“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

“没有。”格瑞的声线依然如此,他伸手揉了揉金的脑袋,准备说点什么,嘉德罗斯从远处喊到“金,紫堂幻!去调查一下那些拉横幅的人,看看这死人究竟是干什么的。”

“真够嚣张的。”嘉德罗斯指指尸体小腿上的伤口“那人居然把守塔者这三个字刻上去了!虽然可能是嫁祸,但我觉得这八成又是那守塔者干的。”他说完便又想到了什么,看向格瑞“这守塔者……有没有可能是雷狮海盗团的人?”

房顶视野开阔,格瑞抬头望着灯塔,半晌后道“可能性不大。你可以试着联络一下卧底……”

此时金倒是已经问明白了死者的身份——一个骗子。当然这骗子的火候还是差了点,如果是帕洛斯,你被他骗了你都不会察觉。而且这骗子,也着实该死。他利用法律漏洞谎称房贷养老,便骗走了几个老人的房子。老人们去报警,奈何骗子做的太完备没法立案,这下老人们一个个都气的不轻,联合起来一起在警局闹,雷德还被打了一巴掌。就在这几天,甚至还死了一个老人,被气死的。


守塔者,守塔者,又是守塔者。


小摊上金嚼着羊肉串,吃的不亦乐乎,而格瑞却依旧思索着什么。
正义……嫁祸……同一人……


“格瑞!”思维再次被打断,但格瑞还是无法忽视眼前这个人。金递给他几串羊肉,用眼神示意他快吃,格瑞无奈的接过,他的画风和撸串实在不搭,更何况还穿着警服。不过他们也懒得管那一股莫名其妙的违和感,毕竟下午还要去现场搜集证物。

与此同时,某海边
“佩利。”雷狮斜靠在游艇上,看着挣扎的安迷修。
“恶党!”安迷修吼“你会被法律制裁的!”

这话引来了他人的嘲笑——起码现在,安迷修是被恶党制裁了。


雷狮站起来,一脚把安迷修从游艇上踹了下去,看他在水中挣扎。虽然安迷修会游泳,但因为被绑着手脚所以上浮实在艰难。看他不停呛水,雷狮带着一脸笑容坐回去,示意佩利把半死不活的安迷修拎上来。

帕洛斯挂着一脸假笑对上了安迷修的眼神。不能怪他不护安迷修,这次他犯的错实在是太蠢了。而且帕洛斯是无间道,又不是警方的职业卧底,当然是哪边利益大就倒向哪边,哪边风险小就仰仗哪边。

安迷修也早就预料到了现在的情况,索性把心一横,靠在那里什么都不说。

“大哥……”卡米尔开口“我们杀了他吧。这里很适合抛尸。”
雷狮睨了一眼安迷修,抬手揪着他的头发让他盯着自己。
“不,把他放回去。我怜悯他,留他一命。”

话毕雷狮松手坐了回去,安迷修的脑袋磕在船沿上,估计疼的够呛。但安迷修还是不管,目光死死盯着雷狮“银爵是你杀的吧混账!少装仁慈,我不需要,你以为你是谁,恶党,总有一天你会进号子,把牢底坐穿!”

听了这话,原本斜靠在椅背上的雷狮勾了勾唇角仰头狂笑,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先不说银爵是谁……”雷狮尽管尽力忍住笑,表情却还是十分奇怪“你为什么觉得,我放了你是仁慈?你不觉得丢脸么?被我这么一个……哦,恶党,被恶党故意放走。”

“你能给警方提供什么?”

“你什么都不知道,等你带着警察来,我们早就销毁了一切的证据

“安迷修,你怕不是个傻子。”

“而且我不会什么都不收就放你走,这不是我的风格。”

“行了,靠岸。卡米尔,把他关起来,晚上扔到我房间去,我很好奇警察的生理结构……”

——————本章完
感谢你看到这里,给你比个哈特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刚从神经病院里出来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