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折花

cn沈筵,随便怎么称呼都可以。没什么雷点,随缘更新,欢迎私信欢迎扩列!

所谓童年

流水账
小学生文笔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官方岳父
试图脑补帕洛斯童年
佩帕主场还远着x

若说回忆,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毒蛇能有什么回忆?如果有,那一定是完完全全的黑暗与冰冷。光与温暖,几乎无迹可寻。
帕洛斯活在一个贫瘠的星球,并且还是那星球最混乱的地区。
在帕洛斯的记忆里,他还是有个父亲的。但他对那所谓被称为“父亲”的男人的记忆却淡到几乎没有,唯一的印象就是他站在那男人面前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父亲。他对于那男人的记忆仅止于此。也许是父爱的缺失改变了他的性取向,但帕洛斯敢肯定他爱上佩利的原因不是佩利像他爹。
而帕洛斯的母亲,在他尚幼小的时候是美丽大方而善良的。只是随着他长大母亲对他的辱骂与责罚愈发严苛。几乎成为一种痛恨。
“没用的东西”
“我做了什么孽要生下你?”
“你活着干什么?”
他不知如何回答,但沉默换来的则是母亲肆意的打骂。与此同时他也察觉了每况愈下的经济状况,终于有那么一天母亲开始天天同男人上床,以此换取金钱维持两人的生活。
帕洛斯对此没什么意见,因为他的年纪只能妥协一切,更何况他根本就没有“家庭”这个概念,母亲也从未告诉他世界上有“廉耻”这东西。
母亲的性情虽然不好,但那终究是帕洛斯的母亲,她也一定是爱他的。有的时候帕洛斯也会思考如果母亲活久一点,他会变成什么样,可最后还是没有结果。而没有结果的原因一半在于自己不愿意去思考,另一半则是因为佩利总会吵他。
终于有一天母亲染病,帕洛斯进门便看到母亲奄奄一息躺在脏乱的床上,双眼无神,看到他进来,她那双已经开始涣散的眸子盯着帕洛斯,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只是嫌恶的移开了视线。因为这似乎是因为帕洛斯的样貌与他的父亲实在是太像了。
母亲重病,他们自然没有多余的金钱去医治,甚至连饭钱都拿不出来。所谓的邻居早已巴不得母子俩死去好霸占他们破烂不堪的木板房的一切,他们都极其擅长用别人的尸体来温暖自己。那个时候……他八岁吧。
他的母亲最后理所当然的死了,她死的那天艳阳高照,邻居们的心情大概也和炎阳一般灿烂。
他没钱埋葬母亲,又无力阻止那些邻居,只能任由他们把母亲的尸体像垃圾一样扔掉,暴晒在太阳底下,让她原本美丽的肉体腐烂生蛆,不成人样。所以帕洛斯这辈子都不想在阳光下生活,每每看到什么美好的阳光,他就仿佛看到了自己腐烂发臭的母亲,这感觉甚至影响到他对人的看法,当然佩利是个例外,因为佩利算不上是什么阳光,只是一个可怜的探照灯而已。
接下来的日子,帕洛斯靠着母亲的遗产活了几天,甚至把木板房都给了邻居以换取食物。帕洛斯不知道他应当做些什么,一个人蜷缩在废弃的地洞里——那曾经是个墓穴,后来被人洗劫一空。到了晚上,他便去城市的垃圾场捡拾垃圾。为什么是晚上,因为白天容易被这里的地头蛇发现招致毒打。这昼伏夜出的习惯他坚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以至于他的皮肤都完全变成了病态的苍白。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