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折花

很懒,非常懒……

生还者定理(一)


#欺诈组社右
#我流瑟维内心极度偏执,个人推测其不仅杀师父还杀过同门隐瞒罪行,典型偏执人格型犯[qie]罪[kai]者[hei]。
#ooc致歉
#盲狙国二高考卷产物
————————————
克利切照例缩在自己的角落,单脚搭在桌上,耷拉着眼皮,蓝色独眼的视线遮遮掩掩偷瞄着长桌上正在进行表演的魔术师。

“好吧,这位皮尔森先生。”那人总算是无可奈何转过身去,“如果你想看表演,大可以和诸位一样抬起头来,没有人会说些什么,而不是……”

瑟维耸耸肩,抬手让鸽子站在自己的肩上,口气中带着几丝无可奈何。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仅装睡还把呼噜打得震天响。”
这话一出倒是果然活跃了现场气氛。

对现场的哄笑,作为一个表演者,瑟维对此心满意足,只是另一位作为笑点的人自然不乐意。

克利切听着那些窃笑有些恼怒,一拍桌子站起来仰头与那魔术师四目相对——不,准确的来说是三目相对。

那只独眼……即使有些混沌,却还是称得上令人赏心悦目。瑟维盯那只湛蓝色的眼睛,他从那人眼底看到了自己。

……是的,他的确看到了自己。

“克利切对你的表演可丝毫不感兴趣,你这个站在桌子上的家伙,可没资格管教我。”

他的吐字速度慢得可以,虽然的确遮掩了紧张时的口吃,却毫无意义,毕竟众人对这一点倒是早已知晓。
可怜的自尊心。

瑟维想着,不自觉有些怜悯他,即使那人并不需要怜悯。他略一思索,作弄似的扬手按住克利切的帽檐使劲一压。克利切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了个猝不及防,脑袋被压下去差点磕到桌面上。

瑟维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发奇想要这么做,只是条件反射想捉弄这个平日里颇为阴沉、满身流氓习气的所谓“慈善家”。

他现在觉得,这个慈善家有趣极了。

察觉到自己的动作仿佛是捉弄小姑娘的混小子,他平日遵循的礼仪倒是让他有了几分歉疚,可也仅仅是有些歉疚而已——这丝毫不影响他对克利切的兴趣。

一旁的雇佣兵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攥紧拳头准备冲着魔术师面门打去的克利切,让瑟维的鼻子免于受难。

克利切骂着,却挣不开奈布的压制。不过他倒是冷静的很快,止住了动作,可口中污言秽语依旧不停。

瑟维立在一旁,他觉得他仿佛看到了一只受了刺激惊慌失措的什么小动物。说真的,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别人因为一个小玩笑而如此失控。

虽然只有瑟维认为这是个无关紧要的小玩笑。

看他不打算继续对瑟维进行什么肢体冲突,奈布便松了手,克利切一脚踹翻椅子转身走入自己的房间,恶狠狠摔上门,动静大到让众人头顶的吊灯都晃了几下。

“看来,这门质量不错。”瑟维耸耸肩,半晌也没想到什么合适的词汇,“他这个人……怪有趣的。”

众人哄笑。莱利阴阳怪气的说了句什么,引得一旁艾米丽和艾玛笑得花枝乱颤。奈布无可奈何的叹气,可配上他翘着二郎腿的动作却仿佛是嘲讽一般。剩余几人则有些担忧的看着瑟维,这种情况下与人结仇可不是什么好事。

瑟维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只是相较于游戏,他对克利切的兴趣也在促使他去做些什么。

“我想我应该去道个歉。那么我先失陪了,诸位玩得开心。”瑟维这么说着,收了桌上的魔术道具。

“您最好小心些,那家伙不是什么好人。”艾玛.伍兹提醒道。

瑟维应声,绕过屏风敲响了克利切的房门。

在这门口,他嗅到了一股仿佛什么东西发霉的味道,潮湿而阴冷。这味道虽然并不难闻,但却还是令常人不适,仿佛站在生着青苔的地下室门口一般。

这仿佛已经告诉了他,门内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瑟维抬手,敲响了那扇并不算厚重的深色木门。

没敲两下那门便被房间内一脸凶暴的克利切扯开,他没好气甚至算得上是恶狠狠的盯着瑟维,湛蓝色的独眼阴沉得仿佛闪着冷光。

而瑟维嘴角勾着笑,眼底泛着几丝微不可察的恶趣味,单手撑着门框细细打量着克利切,所谓的绅士礼仪仿佛被自己吃了。最终他的目光定在克利切唇角灰白色的死皮上,在对方由于气愤而一拳打过来之前,总算是开了口。

“我是来道歉的,皮尔森先生。”

人模狗样的魔术师如此说道。

————————————
情感缺失的杀人犯与自傲且自卑的慈善家。
以我目前的构思来看,这会是刀。
感谢你看到这里。

咳咳,是这样。
我最近跳了d5的坑。
然后诸位也知道我懒[你还好意思说]
更新……就……嘿嘿嘿

之前立flag盲狙,卷一雷帕卷二欺诈组
卷一这个充满了社会主义气息的题目……我暂时还没想到该怎么写雷帕……

所以就先撸欺诈组[神棍x社工][魔术师x慈善家]
可逆可拆,我掉入了all慈的大坑,你们要是雷这个就取关吧……慈善家超可爱的你们了解一下他!!!!!


[论坛体]男朋友占有欲太强,想分手怎么办
·雷帕
·初次尝试论坛体,请多包含√
·大学同寝设定
·有后续
——————————
标题;男友占有欲太强,想分手怎么办
状态:匿名  分类:情感

1L  楼主
如题。因为我平常是非常喜欢玩的那种,所以经常约上朋友出去。因为本身对男友有些畏惧嘛,就不一定叫他,结果每次回来他都很生气,气到让我第二天起不了床的那种。

2L  匿名
前排围观,坐稳沙发!

3L  匿名
lz,你先稳着,好好说话别开车。

3L  搞事搞事
我觉得吧……这也有一部分问题是楼主你的啊。
容我先问一句,lz你的朋友是同性还是异性。

4L  匿名
然而lz的男友究竟是吃醋狂魔还是占有欲强呢?或者说lz是匹野马?
ps:根据楼上的回复,我仿佛看到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5L  匿名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哪儿能没点绿。

6L  芦荟啊芦荟你像个格瑞
我觉得lz男友跟我的ID是一个颜色。

7L 匿名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要这么对瑞哥。话说楼主呢,出来解释啊2333

8L 楼主
跟我出去玩的当然是同性。我没什么相熟的异性朋友。
回答一下各位,我男友的占有欲真的非常强,每次完事后身上全是他的痕迹,咬痕吻痕,而且他毫不避讳什么露不露的,其实我也不是脸皮薄什么的,被看到就看到吧,但问题是……真的很疼啊。
大庭广众之下,我跟我的朋友聊天聊到半中间,他会突然把我拽过去强吻,而且问题还是那个,疼。
另外如果我违抗他的命令,我就会被扔到床上。他那家伙真的是……你们懂我意思吧,都是成年人,我就不明说了。

9L  匿名
……楼主你,节操啊!!!!矜持啊!!!

10L 芦荟啊芦荟你像个格瑞
明撕暗秀,告辞告辞,我还不如去隔壁看某对发小撒糖。
咳咳,说回来,lz你对象占有欲确实太强啊,居然还会吃同性朋友的醋。实在不行就提分吧……这已经不算是占有欲了吧。

11L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lz,你看看我ID。
根据你的描述,你男友的行为已经构成强暴了。如果他不肯跟你分,你可以选择报警。
我爱种花家。

12L
虽然被lz秀了一脸……
但这占有欲真的过分!!!
刚刚还猜测lz是不是绿茶婊什么的,现在看来lz就算绿了他也情有可原。

13L  匿名
实际上也没有楼上说的那么可怕吧……lz也没说是男友强行逼他上床啊,而且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家暴迹象……?
人怂,匿了。

14L  匿名
楼上有道理。要么lz再说说细节?

15L  楼主
你们不要急嘛……
我平常是会跟同性朋友开一些玩笑讲荤段子什么的,因为是我起头,所以他吃醋倒也不是不能理解。他跟我做我也就半推半就了,但是我每次求他轻点他反倒会更狠。
其他的……我想想。
哦,对了,我和男友高中就是同学,又考了同一所大学,现在在同一个社团里,他是社团的老大。
彼此虽然很熟悉但也留有一些隐私。但是他控制欲真的非常强,导致影响了我许多爱好。这也是我想跟他分手的原因之一吧。

16L   举起手中的火把
又是你这种明撕暗秀的。

17L  匿名
散了吧散了吧楼主是来秀恩爱的。

18L  芦荟啊芦荟你像个格瑞
这对cp我站了。
小破车开的真刺激。

19L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你们这些恋爱脑停一停。
想分手的话理由应该是足够了,但在同一个社团这件事有些尴尬啊……

20L  楼主
回复19楼  是啊,估计我提分手之后就会被他各种打压欺负。这就很让人头疼了。

21L  匿名
卧槽,渣男没跑了

22L 匿名
同意楼上,lz你为何如此想不开招惹了这么一个渣男。

23L  匿名
我没看出来哪里渣啊……

24L  幼驯染一生推
居然在这个帖子里找到了发小组同好。
咳咳,给各位没看出来男友渣的分析一下。
首先lz是怕他男友的,这在情侣之间过分了好吗!!!
然后男友影响了lz的爱好,干预lz正常交友。
而且还会打压报复lz
这还不算渣男怎样才算
难道只有分手劈腿才算渣男吗?

25L  匿名
lz分手退团拉黑男友一条龙吧。

26L  芦荟啊芦荟你像个格瑞
同好握爪,发小组太甜,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啊啊啊!
咳咳,跑题。lz呢,出来说两句?

27L 楼主
我还是怕他,不知道该怎么提,毕竟之前就是他逼我跟他在一起的啊,现在……

28L 匿名
[系统:恭喜此楼被选为为神回复~]
卧槽,逼着你跟他在一起?!
同意男友国民渣男的赞我                     赞数:23

29L  匿名
诸,诸位……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lz是男性,这个故事就全都变了?

30L   幼驯染一生推
卧槽!卧槽!卧槽!楼上你真可怕!

31 匿名
回复29L  扁桃体,现在还没轮到你发炎。

32L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陈独秀,坐下,你的凳子上有钉子吗

33L  举起手中的火把
我何时才能像29L一样秀?

34L 匿名
只有我一个还在懵逼吗……就算lz是基佬又如何?男友也过分了吧……

35L 芦荟啊芦荟你像个格瑞
29楼实在太秀了。估计还有人理不清情况,那我来说两句。
如果lz是男的,那么证明他是同性恋,那么他跟同性朋友讲荤段子一起出去玩,就很微妙了。
而且这个可能性很大啊!就算是匿名,哪有妹子会把求助帖写的像小黄文???
男友是渣没法洗,但如果lz是个男性,那么他也很渣啊!!!跟朋友们讲荤段子,朋友们……
况且lz如果也是男性,那么他和男友的实力悬殊不可能那么大,所以说lz如果想反抗男友,也就没那么危险了。

36L  匿名
你们好可怕……
所以如果lz是个男的,那可以说我们都被他骗了同情。

37L   甜品。
我黑了lz的账号,他确实是男的。另外……你们可能看不到他了。

38L  匿名
卧槽甜品dalao?!甜品大佬居然也会来八卦专区?!
不过既然甜品大佬这么说了……诸位都知道甜品大佬的话可信度有多高。

39L  匿名
果然,lz是个男的……

40L 甜品。
你们不用猜了,这个人我认识。
他说的那个爱好是诈骗。
至于那些同性朋友,曾经可是他的备胎。
所以他说的那些话,呵呵。

41L  楼主
呦,居然被甜品揭穿了。不过我本来也就什么都没有隐瞒啊,你们又没问我的性别。至于爱好嘛……确实是诈骗没错了,那些同性朋友曾经是备胎现在就不能做朋友了吗?
至于其他的话……好吧,有图为证,真的很疼。

42L 楼主
[图片]

43L 匿名
卧槽,甜品大佬是要和楼主撕逼的节奏吗?

44L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
我可能猜到楼主是谁了……
惹不起惹不起,我先走了,同志们继续加油。

45L 甜品。
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就要一步一步把大哥的身份暴露出去?这种把戏,你休想得逞。

46L 芦荟啊芦荟你像个格瑞
劲爆……我,我可能也猜出来了……潜了潜了[害怕.jpg]

47L 楼主
别这样说我啊,甜品。老大他的名声被坏对我可没有丝毫的好处……你知道的,我怎么可能干这种自掘坟墓的蠢事?只是想来吐槽一下而已。

48L  甜品。
这个帖子的链接我已经发给大哥了。你还是想想怎么跟大哥解释吧。

49L 楼主
靠!

50L 匿名
我仿佛听到了一曲菊花残……

——————此贴已被管理员删除—————

感谢你看到这里!
又是一个沙雕脑洞2333
还有另一个雷狮的帖子
雷帕真是太好吃了我嗑爆

互怼不如搞姬[雷帕]

·双性转注意
·ooc
·学pa
·社会姐x绿茶婊
[二]
雷诗当然不是姬佬。

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以后……

嗯。

雷诗看着帕洛丝讨好自己,当然也就不那么急着下手,更何况寝室里其她两位都是自己的手下。

毕竟看着不讨喜的人低三下四可比打她一顿爽多了。

心情愉快的雷诗决定翘课翻墙去网吧娱乐一下。

然而等她晚上再回来的时候,发现帕洛丝床上居然没人。四下一望——佩莉像是抱着个洋娃娃似的把帕洛丝搂在怀里睡的正香。

卡蜜儿床头居然破天荒的摆着一个布娃娃。

寝室窗明几净比她刚来的时候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毫无疑问佩莉和卡蜜儿绝对不会去打扫卫生,前者是意识不到,后者是知道雷诗打算雇人,毕竟她们也是白富美,不过是美的嚣张霸道了而已。

所以说帕洛丝打扫了寝室的卫生,还顺便跟佩莉卡蜜儿套了近乎。卡蜜儿那儿怎么样没法判断,但佩莉……这都抱着睡了,还用问。

不得不说,真干净啊。

雷诗突然觉得家里有个女人挺好的。

雷诗突然想起自己好像也是女人。

雷诗翻上双层床点了支烟。

不愧是绿茶婊,心机深沉,深不可测。

对床睡得迷迷糊糊的佩莉搂紧帕洛丝的纤腰,脸在她胸前两团绵软上蹭了蹭。

雷诗无可奈何的目睹了这一切,并且愈发觉得佩莉像某种大型犬类。

天凉了,该让隔壁那个姓安的挨打了。雷诗想。

第二天帕洛斯醒来的时候已经迟到半小时了。

然而佩莉还没醒,

雷诗在上铺睡得放纵,胳膊伸在床外仿佛要拽着谁打一顿。

楼管呢?!

意识到这一点的帕洛丝惊恐的想起一个传闻,据说楼管因为吵到佩莉睡觉被她打了一顿,雷诗把这件事情压下去了。

也就是说楼管不敢来这儿。

遇上佩莉这样的妖兽,楼管真可怜啊。帕洛丝从佩莉怀里钻出去,顺便揉了一把佩莉胸前的……

好大呀。帕洛丝感慨。

她下楼吃早饭,路遇备胎一枚,坑了备胎一顿饭。准备给雷诗
她们买早饭的时候遇到哥[bei]哥[tai]一位,又坑一笔。

提着早饭回去又遇到男闺[bei]蜜[tai],逐把包让他拎着把自己送到了女生寝室楼下。

愉快。

帕洛丝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坑蒙拐骗的对象。毫不夸张的说,这学校里的男生起码有一半可供其“压榨”

然后需要做的就是狗腿了,抱紧雷诗大腿绝对百利无一害。
而为此她需要给自己做一张新的面具。
————————
感谢你看到这里,笔芯
说实话我突然发现身边全是可供取材的对象2333

互怼不如搞姬


·雷帕向双性转注意避雷
·学院趴
[一]
雷诗是个社会姐。

帕洛丝是个绿茶婊。

当雷诗开始打架闹事的时候

帕洛丝学会了跟别的妹子撕逼。

当雷诗收了第一个小弟的时候

帕洛丝交了第一个男友

当雷狮小弟成群站在学校巅峰的时候

帕洛丝备胎成片能手撕无数斗鸡。

这里需要说明一下

找人来打你,自己在一边看着的,是绿茶婊[一般情况下打你的人有以下几种身份:哥【bei】哥【tai】,男闺【bei】蜜【tai】,蓝【bei】颜【tai】等等几类]

而自己亲手把你打成狗,或者叫人一起把你打成狗的,是社会姐。

当然,以上是一般的绿茶婊和普通的社会姐。

雷诗是普通社会姐吗?帕洛丝是一般绿茶婊吗?

图样图森破。

雷诗打架,已经上升到单挑了,她的战场,没有人敢靠近。

帕洛丝也用不着叫人打你,她几句话就能损得你恨不得跳楼自尽。

也没人不开眼去招惹这二位,毕竟名声摆在那儿呢。

然后这二位,好死不死高中分到了一个班。

绿茶婊和社会姐,通常是水火不相容的,社会姐嫌绿茶婊腻腻

歪歪心机深沉,绿茶婊……绿茶婊不喜欢任何雌性生物。

所以开学第一天雷诗就想找机会把帕洛丝打一顿。

但是每次,帕洛丝被雷诗堵在厕所或是监控死角的时候,总是

恰好有那么几个校领导路过。

雷诗再社会也得给校长副校长等人点面子吧。

毫无疑问,这些领导肯定是帕洛丝的无【hei】数【an】备【shi】胎【zhe】叫来的。

帕洛丝心里苦啊,她招谁惹谁了,雷诗这祖宗怎么偏偏就想怼

她呢,她是不小心抢了雷诗男朋友还是怎么着。

雷诗表示她只是单纯的看绿茶婊不顺眼想打她一顿而已。

当天晚上帕洛丝心力交瘁的回了寝室,抬头一看,雷诗正翘着

二郎腿坐在床沿抽烟。

帕洛丝的内心是崩溃的。

为什么她会和雷诗,在同一间寝室。

雷诗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绿茶婊毕竟是绿茶婊,帕洛丝扬起脸来,笑意盈盈道:“雷诗老大,晚上好啊。”

……有点可爱。雷诗看着帕洛丝的脸,居然是伸手拧了一把。

卧槽,你们社会姐现在都这么橘里橘气的吗。帕洛丝被雷诗这

堪称调戏的动作吓了一跳。

莫非雷诗特么的是个姬佬?????

帕洛丝惊恐的想着。

救救孩子……
——————————————
感谢你看到这里
灵感来源于我班社会姐和绿茶婊撕逼。
我班lcb:“切,你除了装逼还会干什么。”
我班shj:“我还会cao逼。”
全班:“???”
人在吵架的时候永远不会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反正我现在的内心

指绘进度
帕帕他太可爱……
比起线稿更发愁于上色x
【醒醒,你明明是个写文的】
日常不务正业


[一]
.雷帕向
.我流西幻,私设如山
.段子写太多我都忘了我是个正经写文的了
.掉粉现场
——————————
“这就是命,”帕洛斯用手背抹去唇角血痕:“雷狮老大。”他说着,蛇尾微微盘卷,墨绿尾尖轻挑一下,探入雷狮指缝,缠着一根指头轻轻晃了两下。

还是要死,就算曾经他是被雷狮从神的手下救出来,可神奴这一族的宿命便注定他活不长。

雷狮垂眸,抬起指腹在那覆着细鳞的尾尖上顺着纹路碾着蹭了过去,尾鳞细腻的纹路挠得他有种狠狠掐下去的冲动。

背着他联络银爵,雷狮觉得他没有直接杀死帕洛斯就已经算是非常仁慈了。

同样都是鳞片——帕洛斯的视线凝在雷狮耳后三四片隐鳞上,透明的鳞片正中晕染着墨色。雷狮的鱼尾也一样,鳞色纯正而澄澈,而他则不一样。牙白蛇尾乍看倒是有几分圣洁,尖端却是绿色,深浅交叠仿佛附生着污水中的绿藻。

“为什么不说。”雷狮把玩着帕洛斯的尾尖,指甲略撬起一块浅绿鳞片。

“我说了,你会救我吗……”尾尖的刺痛不由让他头皮发麻。“况且,你也不一定能救的了我”。他在心里默道。
“我救了你,你会尽忠吗?”雷狮反问。

帕洛斯笑笑,不置可否,直起身子从地上爬起来,收了尾尖略偏了头看向雷狮解释道:“老大,就算是末代神实力再怎么菜,他们也毕竟是神,只要他们还活着,我身上的诅咒就只有神才能能解开,银爵他是被放逐的神,所以我……”

话未说完他白皙的脖颈便被雷狮扼住,雷狮略眯着双眼撇了撇嘴,还是没下死手,对着帕洛斯唇角咬过去。

他的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除了他自己没人能判断出来。帕洛斯脑后天生一根反骨,掰不断磨不平的那种,脸上那层脸皮估计也是假的,无时无刻不带着笑影,看着尤为真诚,却的的确确从来没真过。

雷狮相信自己的野心和实力足以掌握一切,但那一切不包括帕洛斯。

没人能掌握帕洛斯,包括帕洛斯自己。毕竟他的蛇尾所脱胎的是中庭巨蟒耶梦加得的后裔,那是连战神都无可奈何的存在。

————————
本章未完,没时间了……
试图提升文笔。叙述一团混乱我好绝望啊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感谢你看到这里,比心√

【all帕】我身边怎么都是gay佬[26-30]


.天雷滚滚
.重度ooc
.纯属玩梗,认真你就输了

26.
雷狮与嘉德罗斯相看两厌。

这,是情敌间的直觉。

帕洛斯当然能察觉到嘉德罗斯对他别扭的好感,颇为自然的冲他打了个招呼。

嘉德罗斯看着帕洛斯的笑脸,几秒后偏开视线,不屑的轻嗤一声。

雷狮有种冲过去跟嘉德罗斯干一架的冲动。

不过嘉德罗斯的态度也不错,起码他这么别扭下去情敌就又少一个了。

雷德表示他没看到嘉德罗斯面上诡异的红晕。

否则老大会打死他的。

……至于原因,看破不说破,看破不说破。

27.

帕洛斯他们是请病假出来的,然而现在却在影院。

按理说,没人敢抓他们。

然而安迷修不一样,他可是学生会副会啊。

刚开学没多久就得到副会的职位,安迷修的才能可见一斑。

可惜是个副的。

就如同他和帕洛斯的关系一样。

安安分分当备胎吧,安哥,不要总想着转正了。

28.

安迷修从背后拽了拽帕洛斯的衣袖。

帕洛斯止步回头,看到安迷修的时候还是略微吃了一惊,但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雷狮睨了安迷修一眼,一把将帕洛斯揽进怀里。

“恶党,你放开他。”

“我的人,搂他是我的自由,你凭什么管。”

雷狮看着安迷修吃瘪,心中暗爽,俯首在帕洛斯面上轻轻啄了一下。

“你们还穿着军服,有伤风化。”安迷修攥着拳头,勉强让语气稳下来:“而且,你们请的应该是病假吧。”

“如果你想刚入校就记过的话,你就继续搂着他吧。”他道。

安迷修被雷狮气得不轻。虽然这样似乎是有公报私仇之嫌,可雷狮毕竟是错了,这种情况下,让他放雷狮一马,怎么可能。

他虽然是骑士,但骑士又不是放马的。

29.

说到马,他还挺喜欢帕洛斯送他的生日礼物。

是个用苗银雕成的马,挂在一条黑皮绳上。

“你以后就有马喽。”帕洛斯微踮脚尖把那个并不贵重的项链戴在安迷修脖子上。他刻意控制的距离使呼吸的气流微掠过安迷修的脖颈,明明未有任何肢体上多余的接触,安迷修面上的红晕却如同是他被帕洛斯强吻了一般。

纯情少年的备胎命。卡米尔在心中为安迷修点蜡。

然后他就意识到他也算是帕洛斯的备胎之一。

……可以,这很帕洛斯,这很骗徒。

30.

卡米尔……帕洛斯没事就撩他两下——大概是看他好玩。

开始他还无所谓,次数多了便有些反感,帕洛斯非常知趣的收手,过段时间再继续。卡米尔嫌他烦,抑不过少年心性,回怼。

……所以卡米尔现在还是没有明白他为什么会喜欢上帕洛斯。

反正,那种感觉是喜欢没错了。

帕洛斯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
这个傻屌段子系列是主雷帕来着x还有人记着吗。
感谢你看到这里,比心√

300fo点文
没想到我的沙雕脑洞居然会有好多人喜欢www
咳咳,点文的话帕右向都可以√
然后我话废不知道说啥……粉丝老爷我爱你们!!!!!

【all帕】我快穿的方式可能有些不对【一】


.应该算是快穿……吧
.帕穿到了各种ooc的all帕世界里
.重度ooc,玩梗,天雷滚滚
————————
一觉醒来,帕洛斯发现自己穿越了。

记忆里上一幕还是因为叛逃而被雷狮一锤子砸烂了脑壳,颅骨开裂的感觉想来还是令人胆颤。

然后现在他就毫发无伤的躺在干净柔软的大床上。

不是穿越是什么,除非雷狮被自己的锤子砸了脑袋,用所有积分给他疗伤,顺带还锤了卡米尔让他用积分换个房子——怎么可能。

正是这么想着,房门却被推开,帕洛斯抬眼看过去,雷狮西装革履,甩下一沓钞票。

“拿钱滚。”

帕洛斯:“???”这是雷狮没错吧?看这张脸没问题啊?!

“怎么?纠缠我?我雷狮的手段你应该知道吧,来勾引我,你应该想想后果。”雷狮阴沉着他邪魅狂娟的脸,满目嘲讽之色。

帕洛斯在心中默念三遍:“他不是雷狮”,深吸一口气,拿起钱愉快的滚了。

就算是要坑蒙拐骗,他也打死都不会再去坑一个长着雷狮脸的人。

心理阴影,无限大。

见状雷狮微微迷眸,这个妖艳贱货……和那些清新脱俗的白莲花一点都不一样,这么干脆拿钱就滚的人……

“你,叫什么。”雷狮伸手拽住帕洛斯的衣领迫使他看着自己。

“帕洛斯。”他一本正经的回答。这种情况,根据小说套路,很快这个霸道总裁人设的雷狮就会对他失去兴趣,然后他就可以好好在这个异世界开始自己的幸福生活了。

然而,幸福生活并不存在,性福生活倒是开始了。

“嗯。电话给我,你以后随叫随到,一次五万。”

“……什么?”

“呵,男人,别装傻。你知道我在指什么。”

帕洛斯咽了咽唾沫。

他确实知道了。

……如果我他/妈说这是个误会你信吗?

帕洛斯内心崩溃。
没想到,这地方的雷狮,居然是个,hentai
————————
傻屌短文x
不针对任何人
感谢你看到这里ww,比心